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女博士的婚礼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3:49:3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条修长的被雨水淋湿的腿跨出出租车的车门,随后另一条修长的被雨淋湿的腿也伸出车门。双腿落地,两脚跺了跺地,似乎想跺掉腿上的雨水。双腿正要移步,头上伸出一只手,撑开了一把雨伞。  出租车停在大学门口,雅娟要回校园。她回头瞥了一眼,看见刚才同车的小伙子为她撑着雨伞。她浅浅一笑,没有表示什么,快步走进校园。雨伞随着她脚步的韵律,一直将她送至学校的博士楼下。  “到了。”雅娟回头,淡淡一笑。  小伙子点头,微笑,然后快步离开校园,消失在雨幕中。  有人在楼上看到了这一幕。  这栋博士楼是学校专为本校的博士修建的,雅娟也分到了一套。她迈着沉重的双腿,爬上五楼,回到家里,如释重负般地把手包扔到沙发上,随身也坐在沙发上。她看看屋里,空空的,静静的,仿佛一座尘封多年的古堡,寂寥空虚。刚才大街上的喧闹和潇潇秋雨,恍若隔世般遥远。顿时,她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凄凉。这种感觉并非此时才有,已经笼罩她多时了。她尽力想将它从心头拂去,而顽固的凄凉仿佛一块镌刻着铭文的石刻,牢牢镶嵌在她的心里。  突然,雅娟打了一个冷颤。她猛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温暖一下身子,为什么还傻坐在这里,让凄冷折磨自己。她赶紧起身冲进卧室,打开衣柜,取出几件干净衣服,冲进浴室冲洗。  喷头上的水丝淋在身上,似一只温暖的大手抚摸着雅娟的全身。她紧闭着双眼,任由温水的大手肆意抚摸着,从头到脚。她的全身有一种难以言状的舒服感,这种舒服带来的愉悦,让她想起了肌肤之欢,她已经好久没有感受了。这种感觉,陌生而又熟悉,久违的舒泰渐渐浸融着她的胴体,以至融化了她的心,让她的胴体缓缓回到梦幻般的曾经令她甜蜜过的往昔。  雅娟完全忘记了刚才那场秋雨袭击给她带来的惊慌和冷冻。为了排除多日教学和研究带来的疲惫,也为了让自己凄凉的心温暖一点,雅娟特意选了这个日暖天朗的周末,到近郊的一处风景点游览。不曾想,突如其来的秋雨提早结束了她的游览,还淋了一身雨。她埋怨自己,为什么出门时连一把雨伞都不带?她埋怨自己快成老女人了,还不懂得生活。恰逢遇见了好心的小伙子,不然她会淋得更惨。她模模糊糊看见了雨中为她撑伞的小伙子,看到了那个陌生的微笑。  洗完澡,雅娟给自己冲了一杯热咖啡。她端着咖啡进了书房。她坐在写字台前,想着今天的外出,有几分快乐,也有几分凄凉。她习惯地呷着咖啡,打开一本书,是她近一直在研读的老子的《道德经》。  品味博大精深的《道德经》,让雅娟完全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她仿佛在游览着大地的山山水水,看到了水草虫鱼;她仿佛看到了秦皇汉武,看到了沙场的刀光剑影;她遨游在广袤的宇宙,回到了几十亿年前,看到了宇宙裂变,看到了混沌初开。星辰,沧海,历史,何其伟大,人生、个人何其渺小!荣辱、哀乐,置放在宇宙的翰海,历史的长河,岂非一片草叶,一滴清水!  雅娟回到客厅,墙上滴嗒滴嗒的钟声将她引回现实。这只挂钟是与前夫结婚时买的,一直保留至今,仅仅为了留一点纪念。它是雅娟与前夫婚姻的见证。与前夫结婚时购置的其它家具全都卖掉,唯独留着这只钟到底是为了纪念还是思念,她说不清楚。刚从书本的世界归来,嘀嗒的钟声搅得雅娟心绪烦乱,犹如这嘀嗒的钟声打破了客厅的宁静一样。  前夫是经人介绍与雅娟认识的,他的父母也在这所大学里工作,他有着优越的家庭条件。他大学毕业,回到父母所在的这所大学工作。雅娟初次与前夫见面,就为他英俊的面庞,潇洒的风度所吸引。不久就坠入爱河,很快就步入洞房。  雅娟遐思着,嘀嗒的钟声重现了前夫英俊的面容,也引出了他嘹亮的歌声。面容渐渐模糊,歌声渐渐消失,与刚才书本中的世界融合在一起,成为浩瀚宇宙远古历史中一片随风飘转的树叶。  咖啡给雅娟带来了温暖,也洗清了她的肠胃,咕嘟一声,她感觉腹中空空,顿时唤起了食欲。  雅娟走入厨房,冷锅冷灶。无言伫立的冰箱,似乎在拒绝她的光顾,现出一副冰冷的面孔。她想吃一点可口的东西,可空空的菜篮似乎在埋怨她的懒惰,冰冷的灶台在怨恨她的冷淡。她拉开冰箱门,往里一瞅,空空如也。一番仔细搜索,才从箱门的小架上找到两根火腿。打开橱柜,又找到一盒方便面。只有两样东西可以填肚子。雅娟轻轻叹口气,苦笑一声,又想起了前夫。  前夫风流倜傥,是位花花公子,不曾想,他却做得一手好菜。烧、炒、炖、煮,样样在行。雅娟点什么菜,他可以做出什么可口的菜。对此,别说当时,至今雅娟都常怀感激之情。几十年来,她从中学生到大学生,从学士到硕士,从硕士到博士,都在学校食堂吃饭,何曾吃过美味可口的饭菜!是前夫的烹饪技术充实了她的胃口,增添了她品尝美食的欲望。前夫做得菜,色、香、味、型俱全,有客人来家,都是他掌勺,客人无不啧啧连声。饭桌上,他常常自我夸耀,说自己集厨师、雕塑家和美食家于一身,沾沾自喜。雅娟也从心底里赞赏他的厨艺。每逢吃到丈夫的好菜,夜晚,雅娟就以自己的主动和激情回报他。那时,在饮食方面,雅娟感到自己是个幸福的人。  电话铃响了,雅娟赶紧跑到客厅接电话。拿起话筒,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着凉了,喝点姜汤。”说完,电话挂了。  谁来的电话呢?雅娟心里纳闷。她从记忆中搜索着,终没有找到答案。但是,他的话提醒了雅娟,自己真的应该喝点姜汤,免得感冒。她回到厨房,找到一块生姜,烧了一小锅水,先放生姜片熬,后放进方便面和香肠。这就是一顿女博士的晚餐。  月上树梢头,人读静夜中。书房静,校园静,月色明。远处,有人默默地注视着窗户上清晰地刻着的雅娟伏案读书的剪影。  睡觉前,雅娟到洗手间洗脸。洗了脸,关了水龙头,水滴不住地滴。打开再关,水滴依然。雅娟意识到水龙头坏了。如果是白天,可以打电话请物业公司的人来修,现在夜深人静,谁会来。雅娟想请楼上朋友秀娟的丈夫来修,可这么晚了,只好打消了念头,现出一脸无奈。  突然,前夫的一双巧手出现在雅娟面前。前夫是个很灵巧的人,不仅做得一手好菜,而且会做家庭小事。电灯坏了,洗衣机不转了,水管漏水,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可是他在哪里呢?如果他在,水管可以立刻修好,何用自己愁眉苦脸。现在,她只能瞅着嘀嗒不止的水管,无奈地摇头。  雅娟又想到了后夫乔博士。在与前夫离婚后,雅娟又认识了乔博士。乔博士业务能力不错,而在家务方面却十分无能。他别说没有前夫的一双巧手,就连普通的生活常识都没有。洗衣服,他不会调节洗衣机的按键;电灯开关坏了,他不会安装,还得雅娟请人来修。做饭炒菜样样外行。前夫调高了雅娟的胃口,后夫却将它降到谷底。和前夫结婚后,好友素娟夸她胖了,白了,宛若一朵晚开的白玉兰花,丰韵迷人。而与后夫结婚后,素娟说她瘦了,黑了,充其量是一朵将残的紫菊。雅娟曾经叹息,上帝为什么如此公平,给了人这一半,就不会给他另一半,让再好的人,也是个残缺不全的人。此刻,假使乔博士面对嘀嗒不止的水管,更会手足无措,还会责怪连连。他是生活的低能儿。  睡梦里,雅娟依然可以听见洗手间滴滴嗒嗒的滴水声。本来睡眠就不好的雅娟,彻夜似睡非睡,恍若在浩瀚宇宙宦游。早上,雅娟拖着疲惫的身子去上课,神思恍惚。中午,雅娟又拖着更为疲惫的身子,向学校食堂走去,预备填填肚子,因为她实在没有力气去买菜,做饭。  在前往食堂的林荫道上,雅娟远远看见乔博士正从一条曲径走来。一位年轻女子挽着他的手臂,现出十分亲密的样子,两人迤逦而来。待他们走近了,雅娟一看便知,这位年轻女子是乔博士的学生。在这所大学里,年轻女子挽着中年老师手臂的现象,司空见惯。有些木讷的乔博士,在离开雅娟后,居然很快就有了女伴,雅娟不由妒从心起。这时,乔博士看见了雅娟,雅娟向他投去鄙夷的目光。可是,毕竟彼此离异,各有自由,任由雅娟妒意丛生,又有何用?雅娟失衡的心态迫使她扭身转向另一条小道,向学校的另外一个食堂走去。  回到家里,身心疲惫的雅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真想好好睡一觉,将烦恼抛到九霄云外。她不愿意回首往事,可是前夫的影子拂之不去,令她十分烦恼。雅娟已经几个月不见他的影子了。后夫的人影总出现她眼前,让她躲也躲不开,厌恶之意挥之不去。她恨世界太狭小了。正当她迷迷糊糊将入梦境,洗手间滴滴嗒嗒的滴水声又把她唤醒。水管不得不修了。她睁开困乏的眼睛,想给物业公司打电话,恰巧,电话铃响了。  “有事需要帮忙吗?我会尽力而为。”  雅娟听得出来,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正是上次电话里的声音。她猛然醒悟,一定是那位雨中撑伞送他回家的小伙子。  可是,雅娟心生疑窦,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呢?仅有的一点社会经验让雅娟心生戒备。她本想立刻挂了电话,可想到雨中那把撑在头上的雨伞,想到提醒她喝姜汤的关心,心软了。她本想说我没有什么事,可还是说:“我的水管坏了。”  “我去修理。”  雅娟此时确实需要一只温暖而有力的男人的大手。  一个陌生男人突然要来家里,雅娟既惊又喜且慌。她后悔了。本来自己的心里就不平静,为什么又自找麻烦?她环顾客厅,再看卧室,的确有点乱,因为自己多日没有收拾了。不在一个陌生人面前丢面子,这是女人的起码要求。她先用抹布将桌子茶几抹得干干净净,又拿来拖布,里里外外拖了一遍,直到自己满意为止。看看干净的家,她心里生出一丝欣慰。  雅娟走下楼去,到水果店里买了几斤水果,还买了一盒龙井,高高兴兴地返回家。  雅娟坐在沙发上,从记忆中搜索小伙子的面容,可是已经模糊不清了。只记得他有高挑的身材,雨中与自己并行时高出自己一头。他后悔,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侧脸看看他的长相。  雅娟把水果洗干净,放在一只水果盘里,摆在客厅的茶几上。她几次跑到阳台上,向楼下搜索小伙子的身影,盼望他早点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施骈手里拎着工具袋来了。听见敲门声,雅娟又惊又喜,连忙将施骈迎进门来,并沏了一杯茶。  施骈进门就要修理水管,雅娟让他先喝茶。施骈喝了两口龙井,就去厨房修理水管。只见他先关水闸,后拧开水龙头,换了一块新的橡胶垫片,又拧上水龙头。几分钟的功夫,水管修好了。  雅娟吃惊地看着施骈,简直不敢相信他的手艺。他从施骈身上看到了前夫的影子。雅娟说:“你真是一把好手,这么快就修好了。”  “这点小事,难不住我。”施骈说。  施骈洗了手,回到客厅。雅娟让坐,施骈坐在沙发上。雅娟递给施骈一只削好的苹果。  施骈边吃着苹果,边看着雅娟。看见她一双聪慧的大眼那么亮澈,清秀的面容上笼罩着一层薄如羽翼的倦色,眉宇间飘散着几缕愁丝。一副典型的学者气质,一个典型的淑女形象。教师的职业将她雕刻的中规中矩,似乎身上镌刻着大大的“大学教师”几个字。  雅娟问:“你做什么工作?”  “法律。”施骈说。  “严肃而神圣的职业。”雅娟说。  “是的。不能亵渎的职业。”施骈说。  施骈打量了一下客厅,只见刮过瓷的墙壁,洁白无暇。淡黄色的木质地板,茶色的茶几,白色的沙发,构成客厅疏朗空阔,淡雅平静的氛围。施骈见过的学者的家居,大都比较朴素,缺少热烈活泼气氛。也许是职业塑造了他们的性格,使得他们平淡无奇,缺乏生气。象雅娟这样的女人,如果是在别的行业,将是另一番样子。他会活泼迷人,才华横溢,成绩斐然,会为不少的人所追捧。而在这深深学府里,只能与书本为伴,让寂寞相随,一生平淡无奇,默无声息。雅娟是爱情失意的女人,这让施骈心里生出几分怜惜。  从雅娟的脸上和客厅的布置上,施骈看到了雅娟的内心世界。她是一个纯洁而单纯的知识女性。从她的眼神里,施骈读到了她内心的忧郁和渴望。她纯洁而简单的心犹如一面镜子,让施骈看得清清楚楚。  施骈说:“你的房子真大,很气派!又整洁大方,真是典型的学者之家。”  听了施骈的夸奖,雅娟心里甜滋滋的,微笑着说:“我的家简单朴素,不如别人的豪华,勉强能住就行了。”  “朴素是雅的美。豪华反而显得庸俗。”施骈说。  “各人的生活追求不同,审美趣味不同,各取所爱罢了。”雅娟说,“你的家一定很美。”  “不。我没有房子,也没有家。”施骈说。  雅娟“哦”了一声,淡淡地笑了。  “你可以创立一个美好的家。”雅娟脸上现出薄薄的红云。  雅娟脸上的红云映射出彩霞般的绚烂,绚烂笼罩着施骈,让他的血立刻涌动起来,紧紧盯着雅娟的脸。  雅娟被施骈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可毕竟是见识过男人的女人,一会就归于平静了。她鼓起勇气,打量着面前的男子。只见施骈一副清瘦的面庞,肤色白皙,一双明亮的大眼闪闪发光,散发出一种奇特的攫取的光芒,仿佛能捕捉到眼前任何他想得到的东西。看起来,他聪明伶俐,洒脱大方。隐隐地,可以发现她前夫的影子。雅娟说不出到底他的什么地方与前夫相仿,只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共 1008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日常生活中怎么预防前列腺结石的产生
昆明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癫痫手术后的饮食怎样选择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小孩化痰止咳吃什么药最好 儿童便秘怎么办 青岛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怀化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朝阳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朝阳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宣城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宣城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宣城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宣城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心血管内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包头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乌海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赤峰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赤峰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妇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全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乌兰察布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乌兰察布有哪些预防保健科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阿拉善盟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福州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铜川有哪些男科医院 公主岭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临沧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楚雄有哪些儿科医院 昌吉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昌吉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三沙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吕梁有哪些三甲医院 广西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眼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新疆产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青海小儿肾内科医院哪家好 青海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青海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青海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