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静夜思绪在纷飞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1:44:0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唉!一声叹息来自灵魂深处,却不知该飘向何方?  姚梦,好美的名字!是你?是我?还是她?  也许谁都不是,但肯定的是她是一个红尘中人,随着小小键盘的敲打来到了空间,认识了大家,如果她的生活和你偶有雷同,切不要对号入座。  静宓的夜空无声无息,只有星星在不知疲倦的眨着眼睛,仿佛在探寻人世间的种种难以言说的幸与不幸。  红尘人世该如何自处,也许芸芸众生皆有所悟。姚梦凝望着手中这杯红酒,这酒,还要去品吗?思绪在无边的夜的怀抱中纷飞……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手机的铃声响起,“姚梦,你还好吧!不要想太多了,事情总会解决的……”姚梦无言,任泪水滑落腮边,无力的挂了闺中好友小梅的来电,能说什么呢?大脑一片空白,思绪再也飞不起来,那条短信无意识的又跳入了脑海:宝贝,先不要生气,一切都会过去,我会用后半生去补偿你,一切等我去处理,给我一点时间,爱你!!!!!!  这算什么呢?唉!一声叹息无奈到深入骨髓,心如五马分尸般绞痛,红酒一杯杯顺滑入胃,醉了不知情滋味……夜深了,人已云游梦中没了知觉,思绪暂时不会再飞了,这是一种另类的幸福吗?无语。  被挂了电话的小梅却久久无法入睡,她不明白:情为何物,为什么会教人如此执迷不悟?思绪在静夜纷飞,回到了十年前那苦涩的甜蜜。  姚梦和晓晓是小梅童年的玩伴,好多重叠在一起的时光铸就了三人牢不可破的那份姐妹情感。其实不幸的应该是小梅,怎么说呢?姚梦和晓晓都如愿上了大学,当时令小梅羡慕不已,已无学可上的小梅无奈学起了发艺,自开了一间发廊,生意也还不错。时光也许原本就应该如此平淡的度过,但那个烟雨迷朦的午后打乱了小梅有序的生活。  雨天,生意很清淡,正无聊间,进来一很帅的小伙,是对面开发廊的好像叫立志,平时不过见面打声招呼而已,没什么联系。出于礼貌还是让了进来,他倒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开门见山:“小梅,商量件事怎么样?”“说吧,什么事?”“咱俩把发廊合在一起开怎么样?”小梅一楞,从没想过的事,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开口。仔细想来,自己一人开这个发廊,还真有点力不从心,可是该怎么说呢?正思楞着。对方开口了:“我的发廊比你的大,时间开的也长了,顾客多些,你到我的店吧,利益均分,怎么样?也省了一处房租的费用。”会有这样的好事吗?小梅思量着,小心的说:“容我想想,回家和父母商量一下再回复你,怎么样?。”对方很爽快:“那不打扰你了,我等你的好消息。”人已到了迷蒙的雨中,小梅还不知,正是这个人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唉!怎么又想起了这些?姚梦的事该如何是好?对了,晓晓!明天给晓晓打一电话商量一下吧!现在肯定睡了,打电话吵醒她会骂我的,我们三个中难惹的一个了。心里有了底,顿时困意卷走了纷飞的思绪,回归了温柔梦乡。  此刻的晓晓早已进入梦乡,姚梦和小梅是她死党,从小玩到大的玩伴,亲如手足。只是近年来,各自有了各自的生活,相聚的时间少了,都在红尘中为各自的生存奔忙,没事很少相见。  睡梦中的晓晓正在幸福着,迷糊的感觉到呼吸有点不畅,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是老公在捏自己的鼻子,  “讨厌,人家再睡会嘛!”  “老婆,是小梅的电话,你不接我可挂了啊!”  晓晓的意识倾刻间清醒,“老公,快点给我!”  小梅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晓晓,你还在睡呀!”  “是啊,今天是我的幸福日。只有你敢扰了我的好梦!呵呵!”  “晓晓,醒醒吧,姚梦出了点问题,我们今天能见见面吗?”  “是吗?出了什么事?快点告诉我?”  “电话里有点不方便。”  “可是,只能晚上见你,我白天还有事要去办,走不开”。  “好吧,晚上八点姐妹咖啡厅见。”  咖啡厅里,一剪梅笛子独奏曲在悠扬的回旋,不由得令人思绪万千。  “晓晓,我在这”。  “小梅,想死我了”,姐妹两个相拥在一起,唯有真情永恒,此刻,这话是千真万确的,没有人不相信。  “小梅,姚梦到底出了什么事?快点说给我听。”  “改不了你的急性子,先喝妹妹一杯咖啡吧!”  “好吧,我也享受享受贵夫人的生活。”晓晓打趣道。  “损妹妹哪!你的这张嘴从不放过人。难为伟泽受得了你。”  “跟他我可不敢,只能用在妹妹身上,得了,说说姚梦吧!”  “唉!还不是她的那份情债,魏华的老婆知道了,闹到了单位,姚梦好没面子,已消失了一天了,我打电话她也不接。”  “这个死丫头,我的话她就是不听,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你给她请几天假,剩下的事我来办!”  “还是有晓晓的日子好过!”小梅有感而发。  “得了,你消停会吧!你和小假还好吧!别再胡闹了,好好做人家的老婆,知道吗?”  “唉,见面就训我,晓晓教训的是,我听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小梅,你先回去,有时间我再找你。”“好吧!你总是说一不二的,我先回去了。”  看着小梅走远,晓晓拨通了一个从没用过的电话号码:“魏华,我是晓晓,我在姐妹咖啡厅,有事找你。”  “晓晓?能接到你的电话真不容易,你等我,我就来。”  一剪梅的乐曲还在悠扬的缠绵,晓晓品着略带苦味的咖啡,脑中清晰出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这张脸已埋入心底十年了,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努力忘记,同学聚会了好多次,就因为要逃开这张脸的困扰晓晓从没参加过。其实有时候人真的是一个天真的动物,想忘记却分明已深藏心底,由于怕某些东西引出潜在的意识就刻意去逃避,只是却未必能逃得开。  “晓晓,在想什么,这么专注?”  晓晓感觉到有一束曾经很熟悉的目光凝望着自己,晓晓目光闪烁着避开了,“魏华,你来了,坐。”晓晓尽可能平静地说。  今天的魏华比十年前更增添了一份成熟,一份洒脱,难怪姚梦听不进我的话,唉……  “晓晓,我组织的同学聚会为什么你一次也不参加?真的有这么忙吗?”  看来来者不善,我得小心应付,晓晓在心里嘀咕着。  “呵呵,我说你怎么来这么快,兴师问罪来了,看来晓晓今天罪过难逃了。”  “晓晓,这么多年了,还这么和我说话,唉……”。魏华有点伤感。  “好了,魏华,我们今天不说这些,我是为了姚梦找你出来的,我不想她出什么状况。”晓晓转到了正题。  “我猜得到的,你总是这样对我,真的很不公平。”  “魏华,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想拿姚梦怎么办。”  “能怎么办,我有老婆,实在不行,离婚娶她就是了。反正谁做我的老婆现在对我来说都一样,你应该明白的”。  “魏华,你会害了姚梦的,让我怎么说你好呢。你答应我不要再去招惹她。”  “晓晓,你这么说太伤我的心了,不过你的要求我总是答应的,只是你不要再刻意逃避我。”  “多心了,魏华,我有我的生活,有我的事业,你是聪明人,你应该明白的。”  “晓晓总是有道理,不过今天多陪我一会儿总行吧!”  “魏华,对不起,姚梦那需要我,这可是你惹的祸。”  魏华无奈的看着晓晓离开,晓晓,你真的不明白我的苦吗?也许得不到的永远是的,可是心中这份感觉却无法彻底熄灭,感情这种东西至今为止恐怕没有人能说得清。也许男人的苦只有男人自己明白。  晓晓逃也似的离开了姐妹咖啡厅。晓晓明白,假装的坚强掩饰不了内心的软弱,表面的平静平息不了内心的波澜。每个人的内心都会有一份渴望,而且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这份渴望越强烈。如果自身的修为和涵养压抑住了这份渴望,生活便会平淡的继续;如果任由这份渴望漫延,那么导致的结果任何人都将无法想象。  晓晓没有去找姚梦,她要先弄明白自己,才有可能用有思维的大脑去正确的解决问题。老公恰好去出差了,晓晓无力的仰躺在床上,好静的夜,好静的家啊!静得小小不得不任由思绪纷飞,纷飞的思绪里析出了一座虚无缥缈的古城。对,就是这座古城,见证了她和魏华的曾经。说是古城,其实就是抗日时期挖的地道,挖出的土堆砌而成,说白了,就是地道上面的大土堆,只是零零落落把学校的操场围了个圈,而且高达5米之多,自然就成为了学校的天然屏障,也是学生们闲暇时常去溜达的去处。  晓晓和魏华也不例外,他们俩都是学生会的主席,常去古城商讨一些学生会的问题,可是现在的晓晓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有了一种感觉,说不清的感觉,感觉魏华对自己说话的语气,看自己的眼神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晓晓也没有多想,她知道魏华身边有好多女生围着,他可是这所大学里女生心仪的焦点,自己可得躲远点,否则就会成了众矢之的,那可是要不得的哟!那群女生可不是好惹的,自己也犯不着趟这趟混水。  为此晓晓毅然辞去了学生会副主席的职务,一心只读圣贤书也不是坏事,闲暇时就在图书馆泡的晓晓正在书的海洋里自得其乐,没想到事情却由于自己的离职而弄得越发的糟,差点不可收拾。  模糊的记忆里滤出了那一刻的清析,那是晓晓辞职的第二天下午,晓晓正在图书馆里查着资料,猛然间一个人几乎是拎起晓晓就向外跑,晓晓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已被人拎到了古城上,一路上,好多同学在看,弄得晓晓好没面子。可是当时看着那张已被气得变了形的脸,晓晓没敢吱声。这个拎晓晓的人大家肯定猜得到,对,他就是魏华。把晓晓拎到古城上的魏华此刻已累的大口喘着粗气,可是他并没有忘了自己的目的,双手扶着晓晓的头,瞪视着晓晓的眼睛,咆哮着,“告诉我,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辞职?”看着魏华发怒的样子,晓晓吓呆了,她还从没见过他的这个样子,不知该如何应对才是正确的,才可能不再激怒他。魏华那双气得有点发红的眼睛让晓晓明白了自己在魏华心中的份量,自己也许真的有点过份,至少应该先告诉他一声。晓晓只好把自己刚才所受的委屈先放下,委曲求全的说:“魏华,对不起,我是想下午告诉你的,可是你……”。看着魏华的眼神,晓晓没敢再讲下去,那是一副要吃人的眼神,似乎晓晓再说下去,就有可能被抛下古城,那可是太惨啦!“晓晓,不要撒谎,我不喜欢听谎话。”一向自以为还比较聪明的晓晓在魏华面前败下阵来,看来魏华比自己要精明的多。唉,晓晓的克星,晓晓心想,今后可要小心行事了。晓晓只好看着魏华的眼睛软声说道,“魏华,先放开我好不好,你把我弄痛了。”晓晓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眼泪不由自主的随之溢出眼圈。也许是晓晓的泪水警醒了魏华的意识,他放开了手,蹲下来,敲打着自己的脑袋,连声说:“晓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鲁莽了。我被你辞职的消息气蒙了。”晓晓看着魏华不停的敲打自己的头,有点于心不忍,走上前去握住他的双手:“魏华,不要这样,有事好好说不行吗?”魏华似乎看到了希望,渴求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晓晓:“晓晓,不要辞职好不好?我保证以后不再发脾气,都听你的行不行?晓晓,学生会的工作离了你,好多事我都不知该如何下手?不要扔下我一个人在那儿孤立无援,求你了。”“可是,我已经和老师讲好了,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只要你答应我不辞职就好,其他的我去办,只要你答应我就行。晓晓,求你了,好晓晓,答应我吧!”女孩子的心是软的,再说,依魏华平常在女孩面前的那份骄傲,今天的魏华好像变了一个人,如果自己不答应,以后该怎么面对他呢?“好吧,晓晓答应你,只是以后再也不要像今天这样对我,我很难堪的,你知不知道?”魏华听到晓晓的这番话,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好像沙漠里的长途跋涉者看到了生命之水:“晓晓,只要你答应我不辞职,以后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唉!也许命中注定他们会有一段情感的纠葛,随缘吧!也许有人会这样说,也许事实也会是这样,我们看下文吧!接下来的日子里,晓晓的日子并不好过,晓晓的好多好友似乎都在有意避开晓晓,晓晓当时有些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现在想来,也未必想得真正明白,所以有人说,人的心是复杂的,难以琢磨。也许作为朋友,没有私利冲突的时候,很好相处,偶尔小有矛盾,如果不是原则问题,也有的商量,但一旦朋友触及了你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自己又不好明说,也不好解释,那么就只有逃避。只是这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晓晓该怎么办呢?  屋漏又逢连阴雨。正当晓晓无法自暇的时候,小梅从家乡飘然而至,本应是有朋自远方来,可是小梅的遭遇把晓晓引入了另一段情感的无奈。  立志这个看起来长的还挺帅的小伙终天说服小梅合伙开发廊,初期的合作很愉快,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生意很红火,立志对小梅也很大度,大有君子之风。脏活累活总是抢着干,小梅心里也总有一缕暖意,感觉这个小伙真的不错,庆幸遇到了一个好搭档。思绪转到一个星期六的晚上,那天顾客很多,等到送走一名顾客,天已有点黑了,小梅本想马上回家。没想到立志走过来,握住小梅的手,几乎是在哀求:“小梅,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希望你能陪陪我,好吗?”小梅本就是个爽快人,更何况是合伙人的生日岂有不捧场之理?“好吧,我请你,就算给你过生日,也谢这些日子以来你对小女子的照顾。”“真的?还是小梅对我。”立志讨好地说。大约十分钟后,日日飘香洒店的雅间里,小梅为立志过起了生日。   共 1279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引发阴茎结核的原因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好的专科研究院http://kmdx.qm120.com/lj611/
癫痫病常见的症状表现有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小孩咳嗽 孩子晚上发烧白天不烧怎么回事 青岛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怀化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朝阳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朝阳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宣城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宣城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宣城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宣城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心血管内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包头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乌海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赤峰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赤峰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妇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全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乌兰察布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乌兰察布有哪些预防保健科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阿拉善盟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福州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铜川有哪些男科医院 公主岭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临沧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楚雄有哪些儿科医院 昌吉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昌吉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三沙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吕梁有哪些三甲医院 广西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眼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骨外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新疆产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青海小儿肾内科医院哪家好 青海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青海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青海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