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酒家乡村异事三则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6:48:5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序言    各个城市的机关单位、小区家属院都应该设有门卫门房。我们家属院也不例外。  不过,我们家属院的门卫不像政府机关和一些重要部门标准那么严格、那么正规。门卫通常是由临时工、年龄较大的人担任,俗称“看门的”。  门卫虽然属于单位的下层,每天从早到晚、日复一日的看着进出来往的熟人或生人,虽平淡却也很艰难,虽简单却大有学问。要有耐性,坐得住、耐得烦、吃得苦;要有韧性,能熬夜、能忍让、能坚守;要有记性,记人面、记地位、记关系;要有悟性,会说话、会来事、会应变。门房工作久了,门卫就慢慢磨练出以上“四性”,便能应付了各种复杂局面和形形色色的人。  门房也是个了解世界的“大窗口”。我们家属院的人下班后、特别是夏日晚上,都习惯来到门房里或者门房前乘凉、闲聊、打牌、下棋。虽然大家同住一个院里,但来自“五湖四海”,身份五花八门。而来到这儿,大家只为了放松休闲、切磋技艺、谈古论今、插诨打科……  在我小的时候,也就是七八岁的样吧。晚上经常与伙伴们打打闹闹、东跑西颠,窜到了门房。  门房的甄大爷是个年近六旬的人,虽然他干着层的工作,拿着下的工资,但他修得“四性”,每天大咧咧、乐呵呵、闲悠悠、美滋滋,有时还喜欢拉拉二胡、唱几句蒲剧来解闷。  也许是甄大爷寂寞无聊吧,当我们去门房“捣乱”时,他为了稳住我们,向我们讲了许多有趣的故事。讲到高兴处,他手舞足蹈、我们全神贯注;讲到失落处,他声音低沉、我们动容垂泪;讲到诡异处,他阴阳怪调、我们头发炸起。就这样,他给我们讲了一个又一个故事。  那些故事,许多已随着时间的流逝、年龄的增长而淡忘。但他讲的那些乡村灵异的故事却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  我试用章回小说的写法整理了以下《乡村“异”事三则》,与大家分享,请方家指正。    一 牛二装鬼吃晋糕 王五烧棺揭原形     话说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冬夜,月黑风高,四野寂静。李三、赵四、王五三个人相聚在中条山一座古庙前。此处山壁陡峭,树高林密。  王五长得五大三粗,平日争强好胜,好吹好擂。他打了个寒颤,搓手跺脚道:“这么晚了,大冷的天,你们把我叫到这荒山野岭来干什么?老婆还在热被窝里等着我呢。”  赵四长相斯文,自称“智多星”。他故作深沉、笑而不语。  李三长得贼眉鼠眼,平时喜好作弄人。只见他干笑了一声:“王铁胆,你不是经常在村里吹嘘说,你是不信神不信鬼、天不怕地不怕,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吗?”  王五打了个哈欠,无精打采地道:“你们这两个二杆子,这么晚了把我叫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这个鸟事?是不是盐吃多了——咸(闲)得慌?”  听到王五这番话,赵四搓了搓冻红的耳朵,咳嗽了一声,似笑非笑地对王五道:“冬天农闲夜正长,展示本领好时光。迷恋娇妻不丈夫,敢作敢为真英雄。”  王五原本想回家睡觉,可被赵四这四句酸诗一激,一拍脑袋,对啊,大丈夫怎能贪恋夫妻之乐,而在朋友面前丢人呢?王五便不再提回家之事,只是疑惑地看着他们。  赵四咳嗽了一声:“传说庙里有口棺,你可有胆探一番?”  王五一手叉腰,一手拍胸:“有什么不敢的,火车不是推的,我王铁胆的名声也不是吹的。”  李三四处看了看,阴阳怪气地道:“铁胆哥,我可听人说,那个庙里不知何时,里面竟多了一口棺材!而且听人说棺材里的死人还会吃晋糕呢。你只要敢进庙把一碗晋糕放进棺里,我们就给你二斤猪肉再加五碗晋糕。不过,我奉劝你,不要为了二斤肉和五碗晋糕而送了命。”  王五仰天一笑:“你就瞎编胡吹吧,我宁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会相信你这张破嘴。”  李三悻悻地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不听哥们言,吃亏在眼前。你不信就去看看吧。”王五不屑一顾地笑了笑。  赵四推开李三:“王五兄弟想仔细,此时反悔来得及。”  王五一跺脚:“大丈夫一口唾沫一颗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李三像变戏法似地从包里掏出一碗晋糕递给王五:“铁胆大侠,兄弟我都将晋糕为你准备好了。”  赵四故作慷慨之状,拍了拍王五的肩膀:“风萧萧兮汾水寒,壮士一去兮快回还。”  王五拿好晋糕,挺胸抬头,跺脚壮胆,独自走向古庙。  这座古庙已年久失修,荒凉败落,庙门半掩,窗户纸破。王五大声咳嗽一声,去推庙门。庙门“吱呀”地怪叫一声,听得王五心里渗得慌。王五哆嗦地摸出打火机,刚一打着,就被一阵冷风吹灭。他往里边挪了几步,再次打开打火机,四下一看,嘿,还真在庙堂东南角发现了一口没有盖子的棺材。  顿时,王五头发竖起,踌躇不前。但二斤肉和五碗晋糕的诱惑实在太大了,肚子不争气“咕咕”地提出抗议。他吸了口气,稳了稳神,硬着头皮靠近棺材尾部。  王五胆颤心跳地拿着打火机照向棺材,打火机的火光忽明忽暗。他不敢将目光移向死者的头部,扭过头匆匆将晋糕放入死者的脚边。  打火机烫得烧手,王五赶紧吹灭火光。他擦把冷汗,正欲离开,却听见棺材内有动静。他直起耳朵去听,嗨,还真有吃东西咀嚼的声音,那吧唧吧唧的声音在黑暗寂静中十分刺耳。  王五头皮发炸、一身冷汗。可他还是强壮着胆子,重新打开打火机,借着微光走到棺材前。他果然见到盘子里的晋糕已经吃完,不由得心一慌、手一颤,打火机掉进了棺材里,并迅速燃着了棺材尾部里的衣物。  “啊,着火了!”那死人猛地一下坐起来了,一边拍打着火,一边狂叫着,“哦,哦,烧死我了,烧死我了。”  王五怎么也没想到死人居然坐起来开口说话了。他兢兢战战地问:“你,你是人是鬼?”  那“死人”一边跳出棺材,一边拍打着裤腿上的火苗道:“废话,要不是人,我会有知觉吗?赶紧救火啊!”  火光驱走黑暗,“死人”说出人话。王五这时感到心正胆壮,一把上前抓住那人脖颈道:“你是谁,藏在这里干什么?”  那人急忙说:“兄弟,水火无情,咱们先救火,棺材里面的衣被还是我的呢。”  这时,李三和赵四也从外面闯进来。大家七手八脚、慌里慌张地扑灭了棺材里的火。  王五像捉小鸡一样把那“死人”揪出庙门,抡起斗大的拳头将其击倒在地,连踢几脚。那“死人”哭爹喊娘、连声求饶,李三和赵四赶忙拦住王五。  “你是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到这里装神弄鬼吓唬老子?你不说实话,老子今天让你成为真正的死人。”王五喝道。   “我是邻村牛庄的牛二啊!” 那人急忙道,“是别人花钱雇我,让我每晚睡在这棺材里,一次给我2元钱,给我一套新被褥,还让我免费吃晋糕哩。”  噢,原来是游手好闲的光棍牛二啊。王五道:“是谁这么无聊雇的你呢?”牛二支吾着不想说。王五又举起了拳头。  “我说,我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何况牛二也不是什么好汉。他连忙说,“我也不管什么发誓诅咒了,是你们村的‘张半仙’雇的我。”  哼,又是他。王五愤愤地想。“张半仙”原名张一,平日好逸恶劳,整天神神道道,自称“神仙下凡”。算卦求神、推断前程、阴阳风水、捉鬼驱妖无所不能。尤其是近日,请他看相做法的人越来越多了。有一天,张半仙看见他,说他脸上有妖气,便推断是厉鬼缠身。并讨好他说,厉鬼怕糯米,多吃晋糕就可以逢凶化吉。王五对此不屑一顾,嗤之以鼻。但村里人却纷纷吃起了晋糕以求消灾保命,倒使赵四家的晋糕生意一时红火起来。  “走,到派出所去。”王五推搡着牛二往乡里走。  “兄弟,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牛二装鬼虽有错,岂能见官定他罪。”赵四上前拍拍王五的肩膀说。李三也赶紧点头哈腰地对王五说:“就是就是,大家只是开个玩笑,何必这样撕破脸呢?”  王五半推半就地说:“好吧,那你们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三个人你一言我一句、你拍肩我搂腰地给王五解释着、道歉着。  原来,张半仙为了给自己扬名,赵四为了推销自己的晋糕,李三、牛二为了从中得利,就在村里传言破庙棺材里的死人爱吃晋糕,如谁家不爱吃晋糕,死人就会作弄谁家。村里好多人都被糊弄了,纷纷请“张半仙”作法,家家买晋糕祈福。而只有王五不以为然。于是,他们三个“臭皮匠”便想出了一个计策,就是让王五相信棺里死人吃晋糕。只要王五就范了,“张半仙”和赵四的生意就会更好了。谁能想到王五的胆子虽然比常人大,但也被死人吃晋糕的行为吓得魂飞魄散,打火机失手掉进棺材而失火,让牛二原形毕露,让事情水落石出。  这正是:大千世界本无鬼,皆为人心来作祟。  好逸恶劳骗人财,原形毕露羞先人。     二 痴心母显灵托梦 浪子儿重新做人    话说刘七都快奔三了,村子里的同龄人、甚至比他小几岁的人都盖上新房、娶上媳妇、抱上儿子了。他倒好,整天还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既不好好在家经营农田,又不肯外出打工挣钱,父母生前为他积攒的一点积蓄早被他挥霍一光。于是,他破罐子破摔,成天打架斗殴、偷鸡摸狗、混吃混喝。村里人都说他是扶不上墙的刘阿斗。  当年,刘七的爷爷在四邻八乡可是出了名的能干人。他爷爷读过几年学堂,脑子活,人勤快,讲信用,在外经商多年,日子过得很殷实。后来厌倦在外漂泊、锱铢必较的商人生涯,遂返回家乡务农。  刘七的爷爷用多年做生意赚的钱购置了十几亩良田,建造了一个四合院。刘家一时成为当地五大富户之一。后来,他爷爷娶当地五大富户之一的张家千金为妻。那张家小姐虽出身名门,但确是过日子的好手,起早贪黑地操持家务、相夫教子。  刘家殷实的家境、和睦的家庭使当地人更为羡慕。皆赞曰:诚信经商发了财,置办良田建大宅。家庭和睦享天伦,幸福生活传万代。  刘七的父亲虽然没有刘七的爷爷那样头脑灵活,但为人朴实,做人踏实,在操持农活上样样精通,日子也过得红红火火。  俗话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因家庭成份不好,刘七的爷爷不堪批斗羞辱而自尽。两年后,刘七的奶奶也在郁郁寡欢、病病恹恹中撒手人寰。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遇打头风。在刘七七岁的时候,他父亲在帮别人盖房摆瓦时,触到房顶的高压电线而身亡。从此,孤儿寡母的日子每况愈下,日益艰难。  刘七从小被父母娇惯,真是要东绝不给西,要摘天上的星星,父母也会着急去找梯子。父亲去世后,刘七的母亲每天在村里替人帮工忙碌,省吃俭用,以便给儿子积攒些钱好成家娶亲,所以就顾不上管教刘七。刘七如脱缰的野马,上学逃课打架,放学四处游荡。他不管家里的光景多么艰难,也不体谅母亲劳作的艰辛,还是每天好吃懒做、比吃比喝。他想吃什么、想穿什么不能如愿时,就常常抱怨母亲,甚至耍赖胡骂。他母亲常常为他不明人理、不走正道而担忧、伤心。有时,他母亲劝说他几句,他不是置之不理,就是嫌母亲啰嗦。他母亲说重了,他还和母亲发生争吵,离家出走。在外胡混几日后,像个叫花子一样蓬头垢面、满身酒气地返回。就这样,刘七一天天在母亲失望、垂泪、叹气中长大。  真是:养儿管教为重,别太信惯莫放纵。教子无方母后悔,刘七胡闹辱祖宗。  刘七母亲的身体终于被超负荷的劳作累倒,精神被对儿子的绝望而击垮。她在弥留之际,将积攒的一包裹零钱交给刘七,嘴张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来,双眼泪已流干,直到咽气也没有闭上。  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刘七草草地安葬了母亲。母亲不放心、不丢心的神情,亲友们苦口婆心的劝说,使刘七安分了几天。但他终于没有战胜懒惰和酒虫的勾引,仗着母亲留下的那点积蓄,又开始了四处游荡、放荡不羁的生活。  这天晚上,刘七和几个赌友摆了一天的“长城”,头昏脑涨、眼花心慌,但手气还不错,赢了一些钱。于是,他在街上买了一些猪头肉、花生米和两瓶“杏花村”,请同村另一个输钱的赌友“酒中仙”到自己家里准备一醉方休。  由于刘七长时间不交电费,他家的电被掐了。刘七点上蜡烛,将酒菜摆到桌上,两个人就开始划拳猜令、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不一会,两人都感到腾云驾雾、飘飘欲仙。  “刘七,我的儿呀。”  刘七大笑道:“哈哈,你还号称“酒中仙”呢。这才喝了几杯你就说开胡话了。谁是你的儿子,我看你是想占老子的便宜。”  “唉,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叫人省心啊!”那“酒中仙”却不理会,仍然正色道,“我以前天天苦口婆心地劝你,一直劝到我死了,你现在怎么还是不听话,还是不改啊?  “如今人家都是老婆孩子热炕头,骑着摩托住新房,可你还是光棍一条,破房旧院,你就不着急呀?”  刘七起初以为是那醉鬼说胡话,可这次他听得一清二楚,那声音分明是母亲的声音。刘七顿时酒醒了一半,恐惧万分。他小时候经常听村里的长辈讲死人灵魂附体的怪事。虽然他们说的神乎其神,但他毕竟没有亲眼见到,并不信以为真。可如今那“酒中仙”说话的声音、语气确实和母亲一样。 共 836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阴茎异常勃起的4个因素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研究院
云南有治癫痫病医院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